我和叶先生没事都爱喝点小酒。

我偏爱洋酒,偶尔自己调一下,叶先生则喜欢老家浸泡的杨梅酒。

度数都不算低。两个人靠在一块,不知不觉就能喝掉大半瓶。

其实这个量我通常是不会醉的,顶多头晕,行为不会失控。

但和他在一起,我总是会醉。

一醉就抱着他傻笑。

听他无奈地说,老婆在傻笑,又喝醉了。

喜欢他无奈地纵容我,叫我老婆。

我就只会笑个不停,把脸埋在他的颈窝蹭来蹭去。

死也不松手。

他有我喜欢的温度和气味。

清醒的时候,我大体都是理智的。但喝醉了,即使保有记忆和意识,行为却不受控制。

他就像个磁石,像我寻觅一生的宝藏,我要紧紧抱在怀里。

抱住傻乐呵,谁也抢不走。

有些人说不...

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

向永恒开战的时候

你是我不倒的旗帜

爱你就像爱生命

【盾冬】取不出名字01

大冬天的,在无聊的被炉里做点生产性质的事……

标题叫这个是因为,真的取不出……(喂,等哪天想好了我再改。


天气预报说周末才会来临的初雪出人意料地提前了脚步,被纷飞了一整晚的鹅毛大雪掩埋了喧嚣,这天的清晨格外寂静。

Steve轻手轻脚地下床,透过窗帘缝隙往外看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来对还在床上昏昏欲睡地伴侣露出笑容。

“Bucky,下雪了!”

他拉开一半的窗帘,随手擦了擦窗玻璃上的雾气,想把外头白茫茫的景色展现给Bucky看。

但Bucky并不是很买账,他只顾缩在柔软舒适的羽绒被里,含含糊糊地应声,“哦……”

听起来没有什么兴趣,至少没有像Steve那样兴高采烈。

入冬...

嘿嘿呵呵呵嘿,超级帅!

遥远的浮生川:

今年的压轴

模特猫:虾皮

希望各位在17年

自信大方~~

威风堂堂~~

【盾冬】又一年

Steve一大早起来就很忙碌。

圣诞节前准备好的平安果,圣诞树,圣诞袜,还有一套圣诞老人的服装。

白花花的胡子戴起来,还真有点想去爬烟囱。

年末的最后一天,他还赶着买了些礼物。他问了很多人的意见。每个人都说得不同,索性也不纠结,都买好了。

但是,他还是加了一份自己选择的。

一大堆东西装进超大号行李箱,Steve不禁感慨幸好他没打算去搭民航客机,好多东西怕是带不了。

其实现在科技发达,有些物品在当地也可以买到,并不需要千里迢迢扛过去。

可Steve还是觉得,在这里买了更合适。

有些东西,也许是替代不了的吧。

跟Natasha借了架飞机,他便直接出发了。

性能良好的战斗机速度远...

我有一个秘密不敢让叶先生知道。

但又很想说出来。


那就是


我不小心看过他的日记!


真不是故意的。

那天搬家,我负责收拾他负责搬下楼。

有个专门放重要个人文件的抽屉,平时我们俩东西分开,我的证件一个抽屉,他的证件一个抽屉,没事互相不动对方的。

只有搬家这天我打开了。

发现里面有一个特别旧的笔记本,都有点散页了。

起初完全没想到是他的,还以为是房东或者前房客落下了,想了想还是翻开看看到底是啥。

就随手翻开。

……………………唔,我打开翻了三页还是没想过是他的日记本的原因,

是因为字真的!超级!吃!藕!

怎么这么难看啦,龙...

日常

昨天开始降温,一早风很大,下起了雨。

我不禁感慨,挑来挑去,怎么选了这个天。

路上问叶先生好几次,不如换一天,是不是太仓促了,我忘了化妆我回去弄一下,我应该带口红的……

叶先生……老婆别挣扎了,你逃不掉。

我说,我没挣扎,我紧张。

叶先生说,其实我也有一点紧张。

两个人忐忑不安地去领证了。

人并不多,但拍照复印宣誓签字体检,一溜流程下来,两个人从登记处出来已经有点懵逼了。

拿着结婚证,并没有两个人成为合法夫妻的真实感。

我……了半天,跟叶先生说,我是已婚妇女了。

叶先生……………………

打电话给爹妈,我妈的反应异常平静,表示领啦,领了就领了吧。

我?????居然不激动?...

【盾冬】black cat 02

Bucky丝毫没有给Steve看他的摄影作品的意思,即使Steve是那些照片上的模特。

一进门,他就抱着靠垫窝到了沙发上,尾巴沿着沙发边缘垂挂下来,尾巴尖在接触到地毯前打了个卷,有意无意地晃动着。

Steve想不到去追问那些照片,下意识地弯腰摸了摸Bucky竖立的猫耳。

Bucky微微仰起头,露出他的脖颈,似乎在说,快摸这里。

至少Steve是这样理解的,即使Bucky没有说出声。他曲起食指轻轻刮过Bucky的脖颈,蹭过他的喉结,在下巴处略微来回。

“呼噜……”

很细微的声音,但Steve听得清晰,从Bucky的喉咙深处溢出来,像是十分舒适的样子,他顺着Steve的动作不自觉地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