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取不出名字01

大冬天的,在无聊的被炉里做点生产性质的事……

标题叫这个是因为,真的取不出……(喂,等哪天想好了我再改。



天气预报说周末才会来临的初雪出人意料地提前了脚步,被纷飞了一整晚的鹅毛大雪掩埋了喧嚣,这天的清晨格外寂静。

Steve轻手轻脚地下床,透过窗帘缝隙往外看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回过头来对还在床上昏昏欲睡地伴侣露出笑容。

“Bucky,下雪了!”

他拉开一半的窗帘,随手擦了擦窗玻璃上的雾气,想把外头白茫茫的景色展现给Bucky看。

但Bucky并不是很买账,他只顾缩在柔软舒适的羽绒被里,含含糊糊地应声,“哦……”

听起来没有什么兴趣,至少没有像Steve那样兴高采烈。

入冬开始降温后,Bucky就越来越爱睡,但他又不爱开暖气,又常常随意打开窗户,任凭冷风在房间中肆虐。

Steve对此有些无奈,他现在虽然不再怕冷,可是Bucky总是会在温度最低的通风口睡着。

Bruce说,这是Bucky身体的条件反射,慢慢地就会调整过来。

Steve当然清楚原因,但他不想指正Bucky,教导他应该怎么做,只是在他睡着时,默默地把他抱回床上,让他每次都在温暖的被窝里醒来。

现在Bucky好多了,只是也有意外的副作用,他变得有点爱赖床。

Steve倒是觉得这个副作用还挺甜蜜的,Bucky在他身边放松下来,沉沉睡去,也许也会开始做甜美的梦。

Steve摸了摸Bucky的头发,Bucky困倦得厉害,懒得花力气撇开Steve骚扰人的手,只是撇了撇嘴,缩进被子打算继续睡。

Steve抿着嘴想笑,他自己换过衣服,洗漱好,然后去倒了杯牛奶,在微波炉里稍适温热,将温温的玻璃杯贴了贴Bucky柔软的脸颊,也不在意Bucky是不是有反应,把散发着甜甜奶香味的液体放到床头柜上,便随手拿了本书做到窗台上了。

外面还在下雪,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四下静谧。他们其实起得很早,如果天气好,是会出门晨跑的,只是这样的大雪天,Steve觉得和Bucky这样呆在家里也不错。

手里的书还没翻过两页,那个卷成蚕蛹一样的羽绒被终于蠕动了几分,Bucky探出头来,闻了闻空气里温和的奶香味,迷迷糊糊地拿过了床头柜上的牛奶。

这招其实挺管用的,Bucky对这温柔的饮品没有什么抵抗力。

“Steve……”他抿了几口牛奶,往窗边看过来。

“早上好,Bucky。”

“……早。”Bucky捧着牛奶,拖着被子走到Steve的身边,直接在窗台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Steve顺了顺Bucky额头上的乱发,将它们别到他的耳后。

“今天没什么事,如果雪白天停了,我们下楼去扫雪吧。”

“好。”

Bucky打了个哈欠,看了看窗外渐深的纯白积雪……

“……嗯?”

他发出低沉又简短的疑问音节,眉头皱了起来,Steve立即察觉到了Bucky的变化,顺着他的视线往外看去。

Steve刚起床往外看时分明没看到,但现在,街角厚厚的那片白色雪花里……有一个黑乎乎的身影。

有一个人躺在那里,几乎要被飘摇的风雪掩埋。

“你应该带着你的盾。”Bucky的脸色不太好。他的表情不丰富,但是不高兴时的表现格外明显。


Steve抓了抓头发,摸着鼻子一时答不上话,只好勉强笑了笑。


Bucky想把手里的星盾递过去,但Steve没有要接手的意思,他只好自己拿着,另一手则扣着锋利的匕首,神情冷峻的站在Steve旁边稍微靠前的地方。


Steve侧过身,“Bucky,我想你可以不用保持警戒,试着放松点。”


“不。”Bucky舔了舔嘴唇,反而把匕首握得更紧,刀锋雪亮,蓄势待发。


“Bucky……”Steve吸了口气,“不会有事的。”


他顿了顿,像是明白Bucky为何如此紧张一般,索性伸手

超级士兵的血清让他们有数倍优异于常人的视力。在看清楚的刹那,没有太多瞻前顾后的思考,Steve就直接从窗口一跃而下。

Bucky根本没来得及阻止,只好扭头抓过床边的星盾,跟着跳出窗台。

他用尽全力追赶,但终究慢了一步,Steve已经冲到那人跟前,甚至蹲下身去小心翼翼地拍开他脸上的雪花。

超级士兵的血清让他们的视力几倍地优于常人。

那个在皑皑白雪里隐约不清的身影却太过熟悉,Steve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打开窗户直接翻了出去。


Bucky当然也看清楚了,但他没来得及叫住Steve,只好扭头抓起床头的星盾立即跟着跳出窗口。


虽然非常诧异,但他们都清楚突然出现在那里的人是谁。即使搞不明白眼前的状况,也该明白那个人有多危险,可是Steve却连盾都没有拿就冲了出去。


“Bucky……”Steve犹疑着出声,叫的却不是他身后飞速赶来的人,而是眼前那个状似昏迷的身影。

没有得到语言上的回应,雪地里的人静默片刻,突然如同捕食的矫捷黑豹一跃而起,一柄锐利的匕首穿透他扬起的雪尘,迎面刺来。

耳边传来尖锐的金属撞击的声响,匕首没有碰到Steve,而是


“你应该带着你的盾。”Bucky的面色不善。他现在的确表情欠缺,不过不愉快的情绪尤其外露,简直一目了然。

Steve有时也不知该为此高兴,还是难过。

他抓了抓头发,一时答不上来,只好勉强笑了笑。

Bucky想把手里的星盾递给Steve,但对方却完全没有要接手的意思。Bucky没有再说话,只是本来就阴沉的脸色更暗了几分,一手抓着星盾,另一手索性抽出匕首握住。

完全是备战的姿势。

Steve侧过身,“Bucky,放松点,不用保持警戒。”

“不。”Bucky舔了舔嘴唇,极为简短地否决,甚至把匕首握得更紧,刀锋雪亮,蓄势待发。

“……”Steve吸了口气,一向能言善辩的他实在说不出更多道理,最后也只是说,“不会有事的,Bucky。”

他顿了顿,试探着去握Bucky抓着匕首的那只手。

“他……你不会伤害我的。”

Bucky没有甩开Steve,但也没有显出丝毫松懈,抿着嘴唇,半晌没说话。

他们的视线同时落回了床上。

那里躺着一个人。

他们同样拥有超级士兵的血清,视力数倍优异于常人,只是窗口的一瞥,两人都同时看清了那个雪地里的人。

Steve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推开窗户翻身而出。

Bucky甚至连伸手拉住Steve的衣角都来不及,就眼睁睁地看着Steve跳下楼。他恶狠狠地咬住嘴唇,飞快地抓过床边摆着的星盾,也跟着跳了下去。

虽然非常诧异,也完全搞不清状况,但Steve应该明白,躺在雪地里,状似昏迷的人有多危险,并非那个人本身是否平安,而是他绝对拥有能够威胁Steve生命安全的能力。

可是Steve跑过去的身影义无反顾,简直看不到一丁点犹豫。

Bucky皱着眉随后飞奔,咬着牙,却还是迟了Steve一步。

Steve蹲下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掸开那个一身黑衣的人脸上的雪花。

“Bucky……”他轻唤出声,声音温柔又悲伤。

叫的却不是身后追赶而来的Bucky,而是眼前在雪地里昏迷不醒的人。

躺在这里的是Bucky,或者是冬日战士。

他穿着冬兵那身肃杀的黑色制服,略长的头发凌乱散开,脸颊上还有几道发紫的血痕。

金属手臂也还是那条金属手臂,只是遍布细小的损伤,看起来十分无力地垂落在雪地里。

似乎刚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可是这个街区非常平静,更何况,还有一个Bucky正站在Steve身后。

那么他是从哪里来的?或者更准确地说,他是从哪个时空来的?

Bucky没有上前,只是死咬着嘴唇陷入思索。

但Steve似乎根本没有去考虑这些问题,直接打横抱起了昏迷的Bucky,回头对身后的Bucky笑了笑,“我们先上楼。”

“………………”Bucky并不想同意,他认为至少应该把这个昏迷的自己弄醒。

需要弄清楚的事情很简单。

这个Bucky是记得Steve的自己,还是被强制洗脑成杀戮机器的,过去的自己。

如果是后者,就应该立即联系复仇者联盟总部,而不是什么把他带回家。

他自己有多危险,他比谁都清楚。

而且……最重要的是,Steve对自己并没有任何防备。

理应是深谋远虑,滴水不漏的美国队长,就好像彻底忘了去考虑这些一样,抱着昏迷的Bucky就往回走。

看着Steve的背影,Bucky一瞬仿佛看到了自己被Steve再度找到的时候。

他陷入九头蛇的重围,关押在他们的堡垒里,九头蛇毫不掩饰,明明白白地就是一个请君入瓮的陷阱。

可是Steve还是来了。

他对自己,仿佛从来找不到半分的犹疑。

Bucky皱着眉,既然如此,那自己来保护Steve,即使那个对手可能会是另一个自己。

他坚持必须先搜刮清楚自己身上的所有装备,幸好雪地里带回来的Bucky昏迷得非常深,而他对自己身上的装备也非常了解,拆起来很迅速。

片刻之后,从匕首这类冷兵器,到手枪,炸弹之类的重型武器,已经全部被Bucky拿起来,因为不放心,他干脆将枪弹一类全部拆卸,零件丢到抽屉里锁起来,至于匕首,他藏到了自己身上。

Steve小心地将昏睡的Bucky安放在床上,拉过柔软的被子给他盖起来。

除了脸上的血痕,他看起来没有其他严重的外伤,呼吸平稳,似乎只是沉眠而已。

然而这个模样也并不让Steve放心。

他揣度得出为何Bucky会睡得这么沉。这和他身边的Bucky会在冷的地方犯困是一样的原因……

Steve小心地拨开Bucky脸上的长发,细细看清他脸上的痕迹,还好并不严重。他松口气,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想先等等Bucky清醒。

可是却看到了满是进入战斗状态的Bucky挡在他身前。

“我会伤害你。”Bucky咬着牙说,“我伤害过你。”

他的视线没有离开床上那个昏迷的自己,仿佛在看着一个随时会引爆的炸弹。

“你应该拿好你的盾,Steve,我不知道……不,我们都知道,如果他……我,是那个时候的我,即使我们有两个人,也不能掉以轻心。”

“……”Bucky说得非常凌乱,但Steve明白Bucky指的是什么。

他以为那些都是过去,竟然没有想到,Bucky会为此自责至今……

Steve怔怔地凝视着沉睡的Bucky。他的睡颜并不平静,眉间有着焦躁的褶皱。

他不由得轻轻去按了按他的眉心,却没有抚平。

“你……睡着时,会做梦吗?”

Bucky沉默了半晌,才发现Steve问的并非睡着的那个自己。

“……记不清了,但……”Bucky停了停,“我被冰冻时,都能梦到一个金发的小男孩,他走在我的前面,我想叫他回头,但却总是叫不出名字。”

他的视线暂时离开被判定为潜在威胁的那个自己,落在Steve如金子般耀眼的发丝上。

“我想那或许是你。”

“原来你会梦到我……”

醒醒睡睡,梦了七十年。

Steve勾起嘴角,不知为何,只觉这个细微的表情变化也格外费力。

那么,现在睡着的Bucky,也会看到自己吗?

Steve拉过身畔的Bucky,并不顾他身上毫不掩饰的戒备杀气,一把抱住。

“你在意吗?你令我受伤的事。”

“……”Bucky紧紧抿住嘴唇,他看了看还在睡的另一个自己,最终还是手腕一转,暂时收起了匕首,回抱住了Steve。

“我不能忘记。”Bucky说。

“可你也救了我。”

“那不一样。”Bucky摇头,“你会让我杀了你,只要没有其他人因而受害,你会把性命交给我。”

他说着,眼神不自觉地混乱了起来,贴在Steve背部的手下意识地用力,“我不要你的性命,就算你是任务,我也不要……别给我那些我不需要的东西……”

Steve或许会希望他能够放下这些,用更轻松的姿态,卸重前行。可Bucky知道自己是做不到的。

无论多么糟糕,多么恶劣,多么不堪回首,那些罪恶已经是Bucky Barnes的个人历史,是他的一部分,是他毕生都必须背负的沉重。

他挽回不了什么,更无法弥补,但他永远都不愿意让自己再去伤害Steve一分一毫。

只因Bucky Barnes,太容易伤害到Steve Rogers。

Steve把脸埋在Bucky的腹部。

“Bucky,为了你,也许天涯海角我都会踏遍。”Steve抬起头,望着Bucky的眼睛,“七十多年,我恨不得自己能早一点和你重逢,哪怕只早一天,这么长的时光,你已经被迫背负了太多东西,Bucky,我知道我分担不了。”

“……”Bucky咬着嘴唇,Steve的蓝眼睛像深邃夜空,闪耀着光明星河。

“我只是,不希望你连来自于我的痛苦都背负着,Bucky,放下这些,你现在醒了,也想起我的名字,叫多少次,我都会为你回头。”

“……Steve。”

“是的,Bucky。”Steve笑起来,站起身把Bucky的脑袋按到自己的肩上,“所以没关系的,就算睡着的那个你,醒来是不记得我的你,我还是会让你知道我是谁,你是我的谁。”



他记不清的事情非常多,但却在漫长的时光中,身体渐渐对一些异常之事习以为常。

他下意识地知道自己会在怎样的环境里从寒冷的沉眠中苏醒,以及睁开眼后会被灌输的某种不协调的理念。

正确或错误,究竟何处存在着违和与怪异,他试图去思考,然而一旦结论即将出现,思考并会被强制终止。

不被允许去想任何事,执行任务才是他醒来的目的。

然而纵使记忆像破碎的玻璃镜子,映不出一个完整的身影。但那里始终有着什么……说不出来,看不分明,声嘶力竭依旧寂静无声。

他想去寻找梦境中的残像,却总是被迫怀抱着虚无陷入沉眠。

再度睁开眼时,就只有冰冷与血腥。

他皱起眉忍耐住头脑锥心刺骨的剧烈疼痛,轻轻动了动左手的机械手指。

身上覆盖着某种轻柔温暖的织物,他躺着的地方也同样柔软。

这里……绝对不是那个阴暗的基地。

那么自己在哪里?

不能暴露自己已经回复意识,他先去摸腿上藏着的匕首。

……什么也没有拿到。

他没有动,放轻了呼吸,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存在的气息。

敌人?任务对象?那两个人根本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

无从判断,那么就先发制人。

他握紧拳头,蓄势从床上一跃而起,却迎面受到一阵猛烈撞击。他被人用更快的动作压制回床上,钢铁手臂被另一只钢铁手臂控制,脖子上有冰凉尖锐的触感。

他明白那是什么,只好暂时停止反抗动作,但没有放松警惕,只是绷紧身体,看清眼前的袭击他的人。

一张异常熟悉的脸。

不,他迅速反应过来,不止是熟悉,那就是他自己的面孔。

颜色相同的眼睛里,散发着同样凌冽的杀气。

 


 
评论(29)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