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杂谈

每天翻一翻自己的云笔记存档,感觉跟挖地一样的……就……去年的我还挺勤奋的……

现在有一点感到,一年能发生的事太多太多了……诶,不过一年前的我的某些脑洞还是有点萌诶(不要脸

比如这个HP的AU设定。




Bucky是四个兄妹中的哥哥,他们全家都是巫师,是个教养良好的小少爷。

Steve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大家都说他的爹妈都是麻瓜,小时候的他那么弱小,布鲁克林的小混蛋们总是欺负他,叫他泥巴种。

Steve的魔法很弱小,但他从不屈服。

Bucky一直陪在他身边。他自己血统纯正但他从不在乎,他的家人们都温和善良,是Steve童年的光明。

Bucky先收到了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可是他实在无法丢下Steve先入学。于是央求父母写信给邓布利多校长,请求能延迟一年,和Steve一起入学。

“你不需要这样做。”Steve说,“我会保护自己的。”

“……好吧,实际上是我离不开你,我可不想自己一个人去上学。”Bucky别扭又坦率地说。

这件事没有先例,但邓布利多校长经过考量还是同意了。

最后他们一起去了霍格沃茨。

排着队等待分院帽为他们分学院。

大家似乎想不到Steve会进入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或拉文克劳,这是大家对他的通常印象。只有Bucky毫不意外,他知道Steve那颗坚强勇敢的骑士精神,和他温柔包容的心。

他为他的好朋友高兴,分院帽是对的。

可Bucky没猜到分院帽对自己的判断。

“唔,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你也许应该去斯莱特林。”他听到分院帽在他头顶念念叨叨。

“不,我要和Steve在一起,他在格兰芬多,我不和他分开。”

“你未来的发展更适合斯莱特林,即使你去了格兰芬多,也会和他分道扬镳的,孩子。”分院帽诚恳的说。

“不!我不会和他分道扬镳的!”Bucky慌乱地摇头。

“那么,斯莱特林!”分院帽喊出了最终结果。

Bucky很泄气,但Steve安慰了他,即使在不同学院,他们还是最好的伙伴。


格兰芬多负责带领新生的级长是一个典型的格兰芬多性格的学长,名叫Thor,他长相英俊,笑起来像只金毛大狗。

还有一位新生进入格兰芬多,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格兰芬多。

他家里有钱得要命,父亲是魔法部的高官,擅长制造各种魔法道具,他自己性格也谈不上特别好……好吧,有些人不客气地说了很糟糕。

Tony Stark,Stark这个姓氏在巫师们中间代表很多东西,其中一条就是地位和血统。

“我进入格兰芬多当然是因为我适合这里。”Tony得意洋洋地说。

在同个学院中,首先和Steve成为好朋友的是Clint。

Clint家里不够有钱,除了擅长魁地奇,成绩也不是很好。但Steve觉得他是个非常好的人,因为他跟Bucky一样爱笑,也跟Bucky一样从不在意他的血统。

Steve没想到的是,以后他和Tony也会成为好朋友,那个家伙真正性格不像他嘴上表现得那么讨厌。

Steve更没想到的是,Clint在将来的某一天会成功追到拉文克劳的女神Natasha。

跟Clint一样家里不够有钱的另一个新生叫Peter,他和海格的关系非常好,热衷于各种神奇的动物。

在后来Steve成为格兰芬多的光荣时,Peter已经是他忠实粉丝了。


斯莱特林的这一届新生……非常神奇的都长得非常漂亮。

Bucky看着和他打招呼的Harry,心里想着这个学院的人难道是凭长相选择的吗?他捏捏自己的脸,他不觉得自己能好看得进来斯莱特林?

“听说你的好哥们去了格兰芬多?”黑发碧眼的Harry友善地对他伸出了手,“我的好哥们也在那边,他叫Peter,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他们玩。”

带领新生的级长是Loki,也是个黑发碧眼。他身材修长,穿着斯莱特林的魔法袍,挥舞魔杖的动作十分优雅。

有人说他是格兰芬多的Thor学长的亲弟弟,但是Loki本人并不承认。

就算Thor三不五时跑过来叫着Brother,他还是不承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成员的关系,本届斯莱特林新生和格兰芬多新生的关系没有太差哦。






有人说到Bruce啦。

是这样啦,Bruce是Steve和Bucky四年级时的黑魔法防御课老师哦~

他温和聪慧,Steve和Bucky都很喜欢他。但他意外的和Tony关系特别好,Tony甚至屈尊降贵给Bruce做起了助教。

大家都很快乐。

可那个学期并不太平,学校里一直传出拉文克劳学院有巨怪的传说。

Clint不能放弃证明自己是个英雄的机会,拽着Tony和Steve一起去找巨怪,有了Steve,Bucky当然不能不去。

然后他们发现了不该发现的秘密。那个巨怪没有发现他们,他焦躁的在空旷的走廊里嘶吼,砸碎可见的一切事物,后来他终于停下来,坐在破碎的瓦砾上,像是睡着一样闭起眼睛。

他像小山一样的绿色的强壮身躯慢慢消散。

Banner教授躺在那里。

他们有一些争论,Clint认为应该把这件事告诉校长,但Tony立即摇头,Steve和Bucky则认为应该先跟Banner教授谈一谈,虽然很危险。

他们在争论的时候被Natasha发现了。

Natasha赞同了Steve的意见。

Banner教授告诉他们,他研究黑魔法时,被魔法反弹,所以成了这样。

他主动提出辞职,他知道自己很危险。

但大家都舍不得Banner教授,Tony虽然嘴贱,也不擅长安慰,但他还是别别扭扭的表达了一下如果Banner不负责任的离开大家会有多困扰。

不过最后Banner教授还是离开了,但他和Tony还有Steve,他们大家都保持通信联系。

Bucky得说,Banner教授和Tony的信件看起来就像天书,虽然每个单词他都认识,但合起来每一句是能看懂的。

他们似乎在研究些什么。





关于格兰芬多学院和斯莱特林学院两个级长到底是不是兄弟这个问题,一直是霍格沃茨全体学员的年度竞猜项目之一。

至少Steve和Bucky那个年级的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哥德巴赫猜想。

因为Steve和Bucky的关系很好,好得形影不离,所以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三不五时冒出一个绿色制服的同学,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格兰芬多本来就是个热情而有骑士精神的学院,他们并不排外,何况Bucky的笑容那么可爱。

他看起来简直像格兰芬多休息室的编外成员。

总之,他来的时候,就会有无聊的家伙跑过来,问问他级长们的关系新进展,近水楼台先得月,Bucky总是离LOKI比他们要近那么一点点。

哦,至于为什么不问格兰芬多那位绅士又开朗的金发级长,那是因为他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LOKI IS MY BROTHER。

但拿这个问题去问LOKI就会有趣很多,前提是你够胆去问。

Haryy够这个胆,说真的没见过他特别怕过谁……顺便说,他的家世也非常好,只是父亲和他非常疏远,但他还有Peter,他觉得这没什么。

总之,他是整个斯莱特林,不,或许是霍格沃茨,有胆子并且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个人。

他常常问,每次得到不同的答案。

LOKI有时候挂着高傲的笑容说,这是我的事,小朋友。

有时候则眨一眨眼睛,像是蛊惑一般说,不猜猜看吗?

但是,只有一句话,他会给你答案。

如果Bucky这时候在旁边再搭上一句,Thor学长说你是他的弟弟,他坚持。

不!我们不是兄弟!LOKI会立刻这么回答。

简直是条件反射。

不得不说……Harry在尝试了几次后,有点把这件事当成……………………一个有趣的游戏。

LOKI才不会让自己就这么被一个小学弟给捉弄了,他让Harry承包了斯莱特林所有同学的猫头鹰喂养工作,整整一个学期。

所以Peter只好每天和Harry一起爬上高高的尖塔阁楼,给猫头鹰们换上清洁的水和充足的食物,然后坐在塔顶上,望着美丽的霍格沃茨。

还得说,就像Bucky总是去格兰芬多,Peter也太爱出现在斯莱特林休息室了。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可没有像格兰芬多的那么友好,但还好,Harry在旁边,他会把每一个试图出言嘲讽的家伙给等回去,用他那双和级长有点相似的透亮的碧眼。


他们的时代里没有太多悲剧,没有无敌大反派,这只是一个孩子们努力学习魔法,并且困扰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会不会和最亲密的伙伴分离的小故事。





Sam是大出Steve和Bucky很多届的学长,格兰芬多的,在Steve上四年级的时候,Sam就毕业了。

所以Steve在后面变得非常厉害的部分,Sam是不知道的。

Sam按照自己的志愿成了一名傲罗,得意的技能是飞行能力。他和他的好搭档莱利为魔法部执行了很多秘密任务。

直到有一次,他们在任务飞行中,一个黑魔法击中了莱利。

Sam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搭档从空中坠落,甚至没来得及抓住他。

他把莱利的扫帚带回了家。从此不再做傲罗。

他去了一家魁地奇俱乐部当起了教练。

再后来,Steve已经成了傲罗,和Bucky是搭档,这是非常稀罕的,从霍格沃茨毕业的人里,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合作的非常少见。

但他们合作得默契高效,Bucky实际上会一些黑魔法,作为研究用,但他从不使用。Steve晓得这一点,但他相信自己的搭档,他和格兰芬多的精神一样光明。

之后他们成了非常出名的傲罗搭档,Steve有一次单独打败了巨大的邪恶魔法生物,拯救了很多人。

Sam看了预言家日报,看到这位大英雄竟然是自己的师弟,而且是格兰芬多的小学弟,感到非常的荣耀。

一直有在默默关注着学弟的每一个任务。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Steve和Bucky这对好搭档突然从报纸上消失了。

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在自己工作的魁地奇俱乐部里看到了一个独自在场上飞行追逐金色飞贼的人。

他骑上扫帚跟上去,和这个人追逐金色飞贼。

on your left。

那个人的眼力比Sam要好很多,每次都毫不在乎的提醒他金色飞贼在哪里。

最后还是这个人拿到了金色飞贼。

他们落回地面,Sam才发现对面的人如此熟悉。

Steve Rogers,Steve伸出了手。

Sam把金色飞贼扔进箱子里锁上,才伸出手,我知道你是谁,总在报纸上看。


评论(5)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