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小日常3

复……健…………………………我讨厌自己现在的状况-L-

词不达意。






“Barnes中士!”

冷静沉稳的黑寡妇难得在战场上厉声大喊。但被呼唤的人却置若罔闻。

他硬生生地挨下一枪,钢铁之臂直接拧断了敌人的拿枪的手。

九头蛇位于边境小岛上的一个据点被捣毁,冬日战士亲手抓捕了这个据点的头目。

复联的医疗班来得极为迅速。

Natasha的皮靴不耐烦地敲打着地面。

医生正在为Bucky包扎伤口,没有麻醉,直接从侧腹取出了一枚子弹,而后迅速缝合。Bucky脸上始终没有波动。

黑寡妇按捺着等待医生处理完毕,拎着药箱去看其他伤患。

“你可以躲开那一枪。”

“……”

“你可以躲开。”Natasha提高了音量,抱胸在Bucky面前站定,容不得他假装听不见。

“如果躲开,他能逃跑,而且这枪打不中要害。”他顿了顿,抬头看着美丽的女特工,“我想你应该明白。”

“……”在口舌之争中极少落入下风的黑寡妇居然一下回答不上话。

她很明白,作为一名特工,她曾经接受过的训练让她明白怎样才能最高效地完成任务,以及为了任务不择手段的准则。

其实她和Barnes中士大概都不算正常人了。

但她看着面无表情的冬日战士,却隐约感受到了一丝愤怒。

她和Bucky沉默地对视半晌,最终轻叹一口气,摸了摸Bucky的脸颊,“回去吧,Steve在等你。”

Bucky冰封的脸色有了裂缝,他轻轻弯起嘴角,点了点头,“嗯。”

Bucky在复联的本部脱下厚重制服,换上日常的T裇,腰腹的白色纱布有点刺眼,Bucky拉下拉衣摆,走出复联大楼。

家里没有人,傍晚的余晖退出了窗台,客厅里一片昏暗。Steve出门了,手机里没有他的信息,也许迟点就会回来。Bucky在沙发里躺下,呆望了天花板片刻,合起眼睛。

再醒来时,屋里有了光亮和声响。

客厅角落的落地灯泛着温柔的暖黄光线,厨房的方向传来烤箱运作的声音,以及芝士的香味。

Bucky揉揉眼睛,翻身坐起。

“醒了吗?”温柔的声音伴随着牛奶的甜香走近他。

Steve把温度适宜的牛奶摆在茶几上,摸了摸Bucky的脑袋。

“嗯。”

战场上强大的冬日士兵,在家里是另一幅模样。

“晚上吃芝士焗面?”

“嗯。”

Steve挂着温柔的笑容,等他喝完牛奶,接过空杯子回到厨房。

Bucky在沙发里又坐了片刻,想了想,跟着走到厨房门口。

“再等一会。”Steve在准备配意大利面的海鲜浓汤。

Bucky只是靠着门,静静地看着Steve。

厨房的灯光也是偏黄的暖色调,洒在Steve的金发上,就像阳光,耀眼得让人忍不住想触摸。

不知为何,Bucky就想起了Natasha说,Steve在等你。

Bucky舔了舔嘴唇,不自觉地走过去,手掌贴到了Steve的背脊上,漂亮的蝴蝶骨的线条起伏看起来就像一对羽翼。

Steve微微低着头,感知到Bucky在自己身后,也没有回头,只是轻笑着问,“怎么了?很饿的话,冰箱里还有薯片。”

Bucky把额头抵在Steve的背上,“不饿。”

他沉默了片刻,才再度开口,“我受伤了,但不严重。”

“……嗯。”Steve轻应道,“我知道,Natasha和我说了。”

“你不问?”

“我在等你自己对我说。”Steve关掉炉灶,回过头,“谢谢你告诉我,Bucky。”

Bucky望着Steve深邃的蓝眼睛,不由得凑过去亲吻他柔软的唇瓣。

他的记忆不甚明晰,不知道七十多年前的自己受伤时会说什么,零碎的记忆片段来自于他被成为幽灵一般的冬兵之后。

他是一项资产,报告资产的损伤状况也是任务环节,用严谨的医学用语,条理清晰地详细罗列伤口位置,损伤程度,没有其他感情色彩。之后会有专人来调整他的生理状况,保证下次出任务时状态良好。

那和现在不一样。

Steve的指尖拂过他腹部的绷带,“这几天洗澡要小心点,别弄湿伤口。”

“你帮我。”

“好。”

他们吃过晚饭,Steve帮着Bucky洗澡,小心地避开伤处。洗漱完毕,没什么事,Steve拿着书坐到床上去看,Bucky也钻进了被窝,抓着平板电脑,搜寻想看的电影。

虽然这些年里有太多错过的精彩电影,但这天晚上Bucky没找到赶兴趣的,关了视频APP,又打开推特看了看。

Natasha和Clint发了同一个蛋糕的照片,Bucky撇撇嘴。

Stark晚上发了一条,出乎意料地跟他平时非得配一条让人吐血的留言的风格不同,只是一张照片,阳台上两个望着天空的人的背影。这条应该是Jarvis发的。

Bucky扭头看了看Steve,他正专注于书本,Steve看书时偶尔会戴起眼睛,虽然他的视力好得不得了,不知为何会有这种习惯。

在看什么?

Bucky凑过去。

“来吧,亲爱的,且让我们来相爱,趁你我,尚在人世。”Steve知道Bucky望过来,笑着把书里的文字念出声。

“这是什么?”

“莫拉维·鲁米的诗,你以前念给我听过。”

“我会念诗?”

“会,你知道非常多美丽动人的情诗,女孩子们最喜欢看你穿着整齐的三件套西装,在草坪上读着诗集的样子。”Steve放下书,侧过身笑吟吟地看着Bucky。

“你呢?我是说……你喜欢吗?”Bucky舔了舔嘴唇,问道。

“喜欢。”Steve笑容扩大了好几分,“但我更喜欢你只对着我念诗。”

“我现在记不得那么多诗句了。”

“不,Bucky,诗句一直都在,in your eyes , in your breath , in your heart。”Steve说,每一个单词都仿佛歌声般动听,“当你看着我时,我就能听到那些温柔的词句。”

Bucky微微低下头,Steve才像一首诗,一首读不尽的十四行情诗。

“Bucky,你知道吗?我很高兴你不对我隐瞒你的伤势,即使只是一点点小伤。”Steve亲吻着Bucky的额头,“你有你完成任务的方式,战场也常有危险,我们都不可能时刻完好无损,但我想知道你的状况,也希望你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我会的。”Bucky说,“我知道这枪即使击中也不严重,所以才没避开。”

也许最初的最初,Bucky表现出了自毁倾向。Steve曾经很担心。可是Bucky很快就明白了。

他不是孤身一人。

有人因他快乐,因他悲伤。

“我知道,你在等我回家。”Bucky回抱住Steve。

他们尚在人世。

且让有情人尽情地相爱。

评论(14)
热度(270)
  1. 婺苳芜一个人吃芫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