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是这样的。


我在广州有个玩胶卷的室友,虾皮她二妈,就是那个除了玩猫既不铲屎也不梳毛的后妈。有关注我微博的大概看过她之前给虾皮和我拍过的照片……


然后呢,虾皮她二妈最近不小心胶卷重曝了,出来一堆鬼片一样的照片。


贴在她自己LO上觉得发挥失常很尴尬,放着又不甘心。


就千里迢迢邮件给我让我帮她发。


所以,挑些勉强能看的发发,随便看看。


照片地点是香港、广州和厦门。


其实我在她发过来的那堆鬼片里还看到了我自己………………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