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和一只猫(下)

关于虾皮,有很多很多事可以写。对于我这个奴隶来说,就算熬夜加班隔天的一大清早它在我耳边叫踩在我的脸上来来回回走,都会觉得虾皮好可爱虾皮好可爱虾皮好可爱。

养一只猫,是天长日久的陪伴,没有惊心动魄。

但也许对看客来说不是这样的吧,只是些日常的鸡毛蒜皮,也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情节。

总归是不大有趣的。

更何况,这篇文章的用途只是这个公众号的人物介绍,都写虾皮的事,恐怕多少万字也要写不完了。

还是说回来吧。

虾皮来我们家之后,我和丁丁的生活突然就丰富起来。

那时候我们住在七楼,没有电梯,最苦的就是买猫砂。一袋猫砂大概20斤,从公司搬回来。

虽然住得近,但也要走过一座天桥进小区。我们就跟扛米袋一样,一路轮流把猫砂扛肩膀上硬生生扛回来。要知道平时我特别矫情,倒个开水都要喊重,做菜用铁锅都拿不起。

晚上我们都不关房门,方便虾皮上半夜睡她,下半夜睡我-L-

有时候追着虾皮满屋子跑,陪虾皮在阳台晒太阳,带虾皮去海心沙散步拍照,和丁丁去厦门旅行,被虾皮偷吃光一整袋从厦门带回来的肉松。

我们还被入室盗窃过,整个房子被翻得乱七八糟,能丢的贵重物品一分不剩,可是我回来满脑子第一件事就是虾皮呢,虾皮有跑出去吗,是不是吓坏了。

看到它在,我和丁丁都没那么紧张了。

其实好多事,如果细细写起来,就会变得很长很长。

这些都放在以后再说吧。

我要先告诉大家,两人一猫这个故事的结局。

15年3月,我拿到了现在公司的offer,想来想去决定辞职。

其实在哪个城市都好,我入的行注定是让我没法回老家的,除非我换行业。

但从读书到工作,在广州呆了好些年,认识很多朋友,心里非常不舍。只是我不知怎么办,好像每个在城市里飘来荡去的外地人都会这样吧。

始终觉得没有安全感,前途茫茫。

就算到了杭州也还是这样,也想改变一个环境。

而丁丁那个时候也顺利申请到了港中大的研究生。

她要去香港,我要去杭州。

那时候非常苦恼虾皮要怎么办,想了所有的办法,唯一没有想过的就是把它送人。

虾皮小时候是只流浪猫。

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虾皮叫虾皮,因为它喜欢吃虾皮吗。

我答不上来,虽然它真的很爱吃虾皮-L-

因为它是从别人手里接手过来的,它在遇到它上任主人之前,还被好几个人送来送去过。

也许最初那个人是出于善心把虾皮捡回来,可终究没给它一个长久的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状况,我不认为这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只是我不希望虾皮在我这里也是这样。无论生老病死,我希望能陪着虾皮走完它的猫生。

只是关于如何带着虾皮飞到杭州之类的问题,让当时毫无经验的我,也焦虑得一塌糊涂。

而且我在杭州也没有找好住处,带着虾皮过来,住哪里呢?

还跟丁丁商量过,是不是让虾皮先跟丁丁回她老家,在佛山,我安顿好了回来接。

就这样一边焦虑一边想各种解决办法,最后我还是带着虾皮飞到杭州安顿下来。

幸亏虾皮是一只适应力很强的猫,它紧张了两天也慢慢放松了,道地的广州猫也在杭州吃吃睡睡地过了下来。

我几乎每天都给丁丁发虾皮的小视屏和照片。

两个人在微信里对着虾皮的照片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以后其实我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至少虾皮一直都是维持我和丁丁友谊的重要纽带。

只要虾皮在,我们就算变成中年大妈,还是会可爱可爱可爱地继续下去吧。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