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火车

在微博看到《火车》这首诗,突然想到他们,一直在想队3彩蛋前,他们是否道别,或许,也并不需要吧,随便写写,不算一篇文…………






他做着一个梦。

白雪皑皑的山崖顶上,他俯瞰山谷,等待即将穿梭而过的漆黑列车。

凛冽的寒风夹杂冰雪扑面而来。

可他似乎依旧在笑着。

仿佛置身春风拂面的阳光里,仿佛踩踏在蔚蓝海边的沙滩上。

他看到梦中的自己回过头,对身旁金发碧眼的男人开玩笑。

“Steve。”

他记得这个英俊男人的名字。

他知道自己什么都记得,只是,记忆就像一场梦,他醒醒睡睡太多次。

当Steve出现在他简陋的临时住处里,他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盯着那个宽阔坚实的背影,他看过太多次,曾经是他一心守护的对象,却让他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不,他知道那些不是梦境。

他有时会在半夜惊醒,因为又想起了一些新的过去,崭新的,愉快的,明明他曾身处其间,却宛如未曾亲历。

即使如此,他也感到幸运。他还能想起来,他没有把他从自己的生命里抹去。

他睁开双眼,在黑暗中也能清晰视物。

映入眼帘的是天花板上无甚特色的顶灯,已经熄灭,却在黑夜中透露着一丝温暖。

他不由得弯起嘴角。

朴素,不过分夸张,讲究实用,看着却莫名的踏实与让人信赖,这是Steve的风格。

虽然他的制服不怎么朴素。

他从温暖的被窝里钻出来,走到客厅,在沙发的一角坐下。

钢铁左臂折断,让他有些重心失衡。可是没有了,却让他如释重负。并不是想逃避它所代表的残酷过往,只是期待破而后立。

他摸了摸被包裹的断裂处。

从梦里醒来,又在梦中睡去,七十年。

他希望这次是清醒地沉睡。他记得想要记得的所有事情,心里积淀着一切沉重都不被清洗,于是快乐和笑容也不会被剥夺。

那个为他带来快乐的人也不会遗失。

“Bucky?”有人柔声呼唤他,依旧是熟悉的嗓音,和七十多年前无异。

他没有回头,Steve并也不开灯,走到他的身旁坐下。

他们一同沉默,却都平静。

“Steve,对不起。”半晌,他才说话,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那些单词,那些咒语,还在这里。”

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Steve握住他的手掌,指尖轻轻摩挲他的掌心,温暖的血肉肌肤相贴。

“Bucky,即使我们不在同一列火车上,我也知道自己再不用漫无目的地寻找。”


他在冷冻舱里缓缓合上眼。

他梦见自己独自坐在一列在雪山中穿梭的漆黑列车上。

窗外是漫天风雪。

耳边有人轻声说,去吧,但愿你一路平安,桥都坚固,隧道都光明。


 
评论(15)
热度(248)
  1. 樊寄深一个人吃芫荽 转载了此文字